<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夜讀|自駕游的樂趣,就是“在路上”

      張豐

      2022-07-29 21:2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7月26日晚,我和自駕游的小伙伴一起抵達雅安,入住市中心一家酒店。酒店在23樓,我們擠上電梯,一股熟悉感回來了:都市生活的味道。此前在高原上,我們還為房間在三樓而發愁,因為沒電梯。
      回到熟悉的生活,也意味著從7月1日開始的旅行,正式結束了。
      這一次旅行,我們從蘭州開始,先是完成“青甘大環線”,到西寧后,轉向青藏公路,抵達拉薩,然后再經318川藏公路回到成都。朋友說出這個線路時,我根本不知道“青甘大環線”是什么,但當即就答應了,我在乎的是后半部分旅程。
      我要完成一次從青藏線進藏,再從川藏線出藏。
      到西藏去,曾經是我的夢想。2005年我決定到成都工作,一個理由就是,成都距離西藏、云南都很近,隨時可以去玩。對那時的我來說,西藏和云南就是我能想象的“遠方”。
      但工作后,我一直沒去西藏。每周上班五天,除了法定假日,每年休假一次,到遠方旅行成為奢望。不過時間還是其次,更重要的原因是錢。從成都到拉薩已是最近的航程,但買機票去曬幾天太陽,對我仍是奢侈行為。
      比錢更重要的是心態。我開始習慣一種“日?!?,逐漸對“遠方”喪失了興趣。在相當長時間內,我對那些騎自行車去拉薩的人,是嘲笑的:如果內心真有神圣的東西,又何必如此折騰?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2019年,我辭去了工作。
      2020年夏天,有朋友要去拉薩,問我是否同去,我立即答應了。實際上,他說的如果不是拉薩,而是其他任何一個地方,我可能都會答應。因為疫情,宅家的時間太長,我的想法變了,渴望“不斷離開”,渴望能夠活動。
      這就是我的第一次拉薩之旅。有點隨意,沒有任何“虔誠”,也不想“凈化靈魂”,甚至有點無厘頭。我沒有去布達拉宮,而是在八廓街的一個客棧里喝茶寫作——換了一個地方工作。發現自己沒高原反應后,我還出門跑了一次步。
      2021年4月,有朋友從廣州自駕去拉薩,問我愿不愿意同行。我積極回應:“當然了,我要出一部分油費?!?br />
      這年9月的一個深夜,在深圳的朋友發來消息:“我們要去轉岡仁波齊,你想去嗎?”第二天上午,我就訂了機票。
      我感到某種幸運。自駕一次318國道是我一直以來的想法,但是我視力不好,無法開車,就逐漸放棄了,而轉岡仁波齊,更是想都不敢想的事。
      就這樣,我在2021年,去了兩次西藏。
      秋天的岡仁波齊之旅,讓我感受到老天的眷顧。我們從岡仁波齊返回日喀則的路上,看到優雅奔跑越過國道的藏野驢。晚上9點,我們還在趕路,抬頭突然看到璀璨星空。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如此多的星星,覺得銀河真的像一條河。
      這也是這次朋友約我自駕青藏線,我馬上答應的原因——我想看看青藏線有什么不一樣,想看可可西里的藏羚羊和沱沱河。
      在我看來,“離開”就是旅行的本質。有人說城市都大同小異。在網絡時代,你可以看到每一個你想知道的地方的照片,輕松買到任何地方的特產。在高分辨率衛星的加持下,甚至看到地球上任何一個角落。古典意義的徐霞客式旅行,已經消亡了。那么,為什么還有很多人熱衷于旅行?
      最近,在新疆、青海和西藏旅行的人非常多,獨庫公路成了“堵哭公路”,在回成都的川藏線上,我們也看到好幾個堵點。但很少有人表現出急躁,大家已經能接受堵在路上,因為這也是旅行的常態。
      自駕游的樂趣,就是“在路上”。就這個意義說,川藏線是駕駛者的天堂,兩邊的風景變幻莫測,路況的駕駛難度又高,開車時專心駕駛,停車時欣賞風景,足矣。這也能夠解釋,為何川藏線始終只是“一條線”的旅行,人們很難進行深度游,離開公路幾十公里去看當地人的風土人情,因為最大的景點就是“路上”,人始終在景點之中。
      一個有趣的細節是,有一半的自駕車上貼著“此生必駕318”字樣的車貼,這表明了人們自詡的身份:是旅客,也是過客,他們真正著迷的就是“離開”和“在路上”。
      更多人想出發,去一個“越遠越好”的地方,在2022年這個還在疫情中的炎熱的夏天。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甘瓊芳
      圖片編輯:樂浴峰
      校對:張亮亮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旅行

      相關推薦

      評論(2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