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20億鋰礦原罪:隱形富豪行賄副處長770萬,如今下落不明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何念臺

      2022-07-29 12:2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礦產資源開發中扭曲的政商勾連似乎難以落幕,其原罪延宕至今而不絕。
      2022年5月,一場可以寫進行業歷史的拍賣吸引了能源界和資本市場的目光:成都興能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興能新材料”)持有的雅江縣斯諾威礦業發展有限公司(下稱“斯諾威礦業”)約54.29%股權,在京東破產強清平臺公開拍賣并以20億余元成交,較335萬元的起拍價高出近600倍。
      斯諾威礦業股權拍賣之所以異?;鸨?,主要在于該公司擁有的四川德扯弄巴特大型鋰礦的探礦權。德扯弄巴鋰礦山保有資源儲量2492萬噸,氧化鋰29.32萬噸,平均品位1.18%。斯諾威礦業57.1%股權的市場價值曾被評估為12.76億元。
      因存在礦權滅失風險,興能新材料管理人公告不作過戶的任何承諾,并提示因政策原因或其他原因導致不能過戶的風險由競買人承擔。拍賣成交確認書顯示買受人為“譚威”,截至發稿其具體身份仍是未知,斯諾威礦業的工商登記信息亦未發生相應變更?!睹咳战洕侣劇?月18日的報道確認,競拍完成后譚威遲遲沒有后續動作并最終悔拍。
      拍賣成交確認書顯示買受人為“譚威”。拍賣平臺截圖

      拍賣成交確認書顯示買受人為“譚威”。拍賣平臺截圖

      草蛇灰線,伏脈千里。斯諾威礦業如今面臨的風險和困境,10多年前或許就已注定。
      彼時,王憶窮在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礦產開發管理處任職,后官至副處長、二級調研員。冉小川則是港股上市的中國多金屬礦業有限公司(02133.HK,下稱“中國多金屬”)實際控制人,家族賬面財富一度超過10億港元,被稱為“四川隱形富豪”。他還為兒子冉城昊辦理了外國國籍,成立了冉氏家族信托。
      王、冉二人的命運經由礦產開發產生勾連:手中有權的王憶窮,幫助冉小川獲得了云南獅子山鉛鋅礦的采礦權和四川德扯弄巴鋰礦的探礦權;手里有錢的冉小川,則通過回報“干股”等方式向王憶窮行賄770多萬元。
      和許多不正常的政商故事一樣,冉小川的家族財富未能持久,他和王憶窮的錢權交易也很快暴露。
      冉小川卸任中國多金屬主席、執行董事,家族也失去控股股東地位;其曾擔任董事長的興能新材料破產清算,各種借款借貸官司纏身,一家三口均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冉小川本人甚至被法院公告“下落不明”。至于王憶窮,付出的代價則是10年牢獄。
      權屬
      作為一處稀缺的特大型鋰礦,德扯弄巴的權屬關系較為復雜,斯諾威礦業在較長時間里擁有其探礦權。
      2021年4月16日,四川省雅江縣人民法院作出(2021)川3325破申1號民事裁定書,裁定受理斯諾威礦業破產清算。
      根據全國企業破產重整案件信息網2022年3月4日發布的《雅江縣斯諾威礦業發展有限公司管理人關于第四次公開招募意向投資人的公告》(下稱《招投公告》),斯諾威礦業的破產申請系由其第二大股東成都川商興能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下稱“川商基金”)提出,雅江縣人民法院指定四川達寬律師事務所擔任斯諾威礦業管理人。
      《招投公告》稱,四川省雅江縣德扯弄巴鋰礦、石英巖礦首次取得時間為2003年3月27日,由成都市斯諾威粉體材料有限公司申請在先取得,探礦權面積18.53平方千米,勘查礦種為硅石礦,有效期2003年3月27日至2004年3月27日。2004、2005、2007和 2008年,該公司先后申請了四次探礦權延續并得到批準。
      據《招投公告》,2009年6月,成都市斯諾威粉體材料有限公司將探礦權轉讓給斯諾威礦業。2013年6月,斯諾威礦業申請將勘查礦種變更為鋰礦、石英巖礦。2018年5月,礦業權人獲得了四川省國土資源廳頒發的《劃定礦區范圍批復》,礦區面積1.14平方千米,資源儲量2492.4萬噸,規劃生產能力100萬噸/年,批復的礦區范圍預留期保持到其采礦登記申請批準并領取采礦許可證之日。2019年6月30日,探礦權人申請了礦權保留登記,有效期限2019年6月30日至2021年6月30日。
      天眼查顯示,斯諾威礦業成立于2008年11月,注冊資本5075萬元,興能新材料、川商基金、周大為分別持有57.1%、42.86%、0.04%股權。此次拍賣標的來自興能新材料所持股權。
      斯諾威礦業股權結構。天眼查截圖

      斯諾威礦業股權結構。天眼查截圖

      興能新材料成立于2008年4月,注冊資本2.21億元,實繳資本4806.61萬元。天眼查顯示,羅朝華為該公司大股東,持股比例21.75%,冉小川為董事(曾任董事長)。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多份裁定書顯示,冉小川為羅朝華的丈夫,兩人均出生于1964年12月,住成都市。冉城昊為冉、羅二人之子,1986年4月出生,圣基茨和尼維斯聯邦(東加勒比海島國)公民。
      興能新材料也曾一度輝煌。四川日報2017年3月的一篇報道稱,興能新材料是當時國內唯一一家擁有從鋰礦資源開發到正負極材料生產、鈦酸鋰電池生產和銷售,再到充電運營服務的全產業鏈公司,完全達產后產值達30億元,坐穩國內鈦酸鋰動力電池行業第二把交椅。
      興能新材料諸高管。興能新材料微信公號圖

      興能新材料諸高管。興能新材料微信公號圖

      隱身
      興能新材料之外,冉小川還曾借道其子冉城昊的境外身份,通過家族信托等方式發起成立了一家港股上市公司。
      2011年12月,注冊于開曼群島的中國多金屬登陸港交所。成都晚報2012年9月報道稱,據招股書,中國多金屬是云南省最大的鉛及鋅純采礦公司,是首家在港交所上市的有色金屬純采礦公司,公司創始人系“四川隱形富豪”冉小川??毓晒蓶|冉城昊直接并通過冉氏家族信托、Magic Delight、富翔及Silver Lion間接持有中國多金屬共計40.27%股權,彼時冉小川家族賬面財富折算約12.12億港元。
      根據中國多金屬2015年4月23日公告,冉小川為該公司主席并于2011年6月獲委任為執行董事。冉小川早年間曾在體制內工作,于1982至1987年擔任四川省廣元市蒼溪縣外貿局銷售科長。1988至2008年,冉小川陸續擔任了珠海海元經貿公司總經理、重慶建興有限公司總經理和四川恒路實業有限公司總經理。公告還指出,冉小川在采礦及勘探方面擁有多年經驗。
      轉折發生在2017年。當年6月6日,中國多金屬召開股東大會,重選冉小川為執行董事的議案未獲通過,冉小川退任執行董事。2019年7月9日,“中國多金屬礦業有限公司”更名為“信盛礦業集團有限公司”,股票代碼維持不變。
      冉小川沒有從隱形富豪蛻變為真實富豪。伴隨著五花八門的借款借貸糾紛和股權財產凍結,他逐漸在人海中“隱身”。
      澎湃新聞(www.dasstak.com)注意到,中國裁判文書網上和冉小川、羅朝華及二人名下各公司有關的司法文書有100多篇,其中多涉及借款借貸糾紛。在一起申請標的1億元的執行案件中,成都市中級人民法院(下稱“成都中院”)曾于2020年4月15日作出(2020)川01執668號執行裁定,凍結被執行人斯諾威礦業名下T51120080403005946號(即德扯弄巴鋰礦、石英巖礦)探礦權,后因該探礦權涉及有效期延展暫不宜執行處置而于2021年3月4日終結執行。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也顯示,2017年以來興能新材料已20多次作為被執行人,其所持斯諾威礦業的全部或部分股權被多地法院頻繁凍結,其中一些凍結至今尚未解除。
      興能新材料持有的斯諾威礦業股權凍結至今尚未解除。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截圖

      興能新材料持有的斯諾威礦業股權凍結至今尚未解除。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截圖

      另據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2018年7月以來,冉小川、羅朝華的失信被執行人信息各有30多條,未履行金額從數百萬到數億元不等;冉城昊亦有多條。較近的一條立案時間為此次拍賣后的2022年5月26日,被執行人羅朝華,執行標的513.87萬元。
      冉小川的失信被執行人信息。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圖

      冉小川的失信被執行人信息。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截圖

      此外,成都中院、成都市錦江區人民法院等發布的多份公告顯示,最遲自2020年4月7日開始,冉小川就已經“下落不明”。
      冉小川近來已“下落不明”。人民法院公告網截圖

      冉小川近來已“下落不明”。人民法院公告網截圖

      勾連
      德扯弄巴等礦山的開發,讓冉小川和王憶窮的命運產生勾連。
      2018年8月6日,中國多金屬發布的一份自愿性公告稱:本公司最近獲悉冉先生(冉小川)因一宗與本公司及冉先生曾任本集團(中國多金屬及其附屬公司)董事期間的職務和行為以及本屆董事全無任何關連的案件被中國成都市監察委員會留置以配合調查。
      此前的2018年7月16日,四川省紀委監委公開通報: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礦產開發管理處副處長、二級調研員王憶窮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經四川省紀委監委指定管轄,目前成都市紀委監委正對王憶窮進行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
      公開資料顯示,王憶窮,女,漢族,1964年10月生,四川資陽人,大學文化。王憶窮長期與礦產開發打交道,曾任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礦管處主任科員、副調研員、副處長、二級調研員等職。
      王憶窮。中國礦業報圖

      王憶窮。中國礦業報圖

      據澎湃新聞2020年12月報道,成都中院審理查明:2011至2018年,王憶窮在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礦管處任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在增加探礦權礦種、劃定礦區范圍、采礦權延續審批等方面為他人謀取利益,收受他人所送963萬元、5萬美元、金條1根(折合人民幣11.2萬元),總價值約1004萬元。
      中國裁判文書網發布的《王憶窮受賄罪一審刑事判決書》顯示,王憶窮的受賄行為多與礦產開發有關,其中約7成非法所得涉及未出資但通過干股獲利,這些干股正是冉小川所送。
      一審判決書介紹,在擔任四川省國土資源廳礦管處主任科員、副調研員期間,王憶窮2010年通過向云南省國土資源廳評審中心副主任白某等人打招呼的方式,為冉小川在辦理云南省盈江縣獅子山鉛鋅礦采礦權變更、采礦證延續等方面提供幫助。2010年王憶窮通過提供內部地質資料圖,為冉小川確定德扯弄巴石英巖礦是否含有鋰礦提供幫助。2012年,王憶窮向冉小川介紹四川省國土資源廳副廳長王某、地勘處副處長賈某,為冉小川的德扯弄巴石英巖礦探礦權違規增加鋰礦礦種提供幫助。
      2009年,王憶窮及其丈夫楊某根據冉小川所提先不出資、后以分紅款補交出資的方式取得盈江縣獅子山鉛鋅礦5%股份,該股份由冉小川代持。
      中國多金屬招股書顯示,盈江縣獅子山鉛鋅礦由該公司于2009年5月以900萬元購得,此后多年一直是其主要核心資產。
      2011至2016年,冉小川先后向王憶窮、楊某支付盈江縣獅子山鉛鋅礦股份利益合計770萬元,王憶窮等二人取得上述款項后未向冉小川補交出資款。另,2012年左右,王憶窮先后收受冉小川1萬元、5萬元。
      成都中院認為,王憶窮通過參與談判、安排楊某簽訂相應協議書、提供賬戶收取股份利益、處置收取款項等方式參與了盈江縣獅子山鉛鋅礦股份利益的兌現、處置過程。并且,冉小川是基于王憶窮四川省國土資源廳國家工作人員身份,利用其職務便利為自己謀取利益,讓王憶窮、楊某未出資但獲得股份,實質是送給王憶窮干股。
      成都中院指出,王憶窮的行為已構成受賄罪,且受賄數額特別巨大。接受調查期間,王憶窮檢舉揭發他人犯罪行為,經查證屬實,構成立功,依法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2020年11月6日,成都中院作出一審判決:被告人王憶窮犯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10年,并處罰金人民幣70萬元。其受賄所得人民幣993萬元、金條1根,依法予以追繳。
      風險
      王憶窮已因受賄獲刑,德扯弄巴鋰礦的歸屬也迎來了新的變數。
      由于不能清償到期債務、明顯缺乏清償能力,興能新材料被廣元市經濟開發區匯欣小額貸款有限公司申請破產清算。2020年11月4日,成都中院裁定受理了該申請,并經搖號指定四川發現律師事務所、四川光星會計師事務所有限公司擔任興能新材料管理人。
      2022年5月16日10時,興能新材料持有的斯諾威礦業約54.29%股權在京東拍賣破產強清平臺上線公開拍賣,起拍價約335萬元,保證金33.5萬元,增價幅度5萬元及其整數倍。拍賣時間至2022年5月17日10時止(延時除外)。
      德扯弄巴鋰礦探礦權是斯諾威礦業的核心資產,其在不同時間曾被評估出不同價值。
      據前述《招投公告》介紹,2016年8月,四川省國土資源廳公布德扯弄巴鋰礦、石英巖礦探礦權“增加勘查礦種”價款12.79億元,斯諾威礦業未繳納該價款,該評估結果已失效。
      評估機構云南陸緣衡礦業權評估有限公司出具了《四川省雅江縣德扯弄巴鋰礦、石英礦詳查探礦權評估報告》(云陸礦探評報[2021]第382號),評估報告載明“四川省雅江縣德扯弄巴 鋰礦、石英巖礦詳查探礦權”在評估基準日(2021年6月30日)的評估價值為9.74億元(礦 業權出讓收益不低于2.94億元未扣除)。
      另據成都中院民事裁定書(2019)川01破申207號,以2018年12月31日為基準日,四川維誠資產評估事務所評估斯諾威礦業57.1%股權的市場價值為12.76億元。
      斯諾威礦業管理人曾四次公開招募意向投資人。前述《招投公告》要求,意向投資人需同意按照直接現狀收購德扯弄巴鋰礦、石英巖礦礦權,或通過破產重整(和解)程序按現狀收購斯諾威礦業股權和債權。第四次招募投資人的報名底價為3.81億元。
      《招投公告》披露,經審計斯諾威礦業賬面資產價值為2.01億元,固定資產及應收賬款等市場評估價值為5624萬元。截至2021年12月13日,法院裁定確認斯諾威礦業債權金額10.4億元,管理人暫緩確認債權金額約5.72億元。
      也就是說,此次斯諾威礦業股權拍賣如果按約完成,買受人除支付成交價款外,還需承擔已獲確認的對應股權下約8.75億元債務。
      針對德扯弄巴鋰礦、石英巖礦的現狀風險,《招投公告》還“特別提示”:斯諾威礦業探礦權已于2021年6月30日到期,此前已辦理三次探礦權保留工作,目前正在繼續辦理第四次保留工作。據四川省自然資源廳相關經辦人員介紹,因探礦權證在取得及增補礦種階段涉嫌存在違法、違規事由,相關行政部門正在組織調查工作。因此,探礦權保留工作推進緩慢且存在礦權滅失的風險。
      此次拍賣的《競買公告》也列明:買受人在付清全部款項后應及時接收拍賣標的,自行到相關主管部門辦理股權變更登記。能否辦理過戶手續及辦理過戶手續的時間由買受人在競買前自行到相關職能部門咨詢確認,管理人不作過戶的任何承諾,管理人將配合買受人辦理過戶,過戶是否成功的風險由買受人承擔。競買人應承擔拍賣標的可能發生的損毀、滅失、權利限制等后果。
      競價
      不管是探礦權滅失風險、復雜的股權凍結還是“下落不明”的關鍵人物,在競價階段均未能消解資本對此次拍賣“高漲的熱情”。由于戰況焦灼,原定一天的競價周期遠遠不夠,拍賣進入了為時四天的“加時賽”。
      然而,最終勝出者并不是此前拉鋸多日的代碼140703190號、141057995號兩位競拍人,而是5月21日5時才突然加入的141243314號。在這之前,拍賣競價已在6億元以下持續了近三天。直到距拍賣結束3小時,單次加價驟漲到4000多萬至9000多萬不等,競拍價最終被推高至20億。
      近年來,新能源汽車行業的高景氣大幅拉升鋰電池需求,鋰資源供需缺口不斷擴大,鋰價呈持續上漲趨勢。2020年底碳酸鋰價格約為5萬元/噸,隨著新能源車銷量大漲,2022年3月碳酸鋰一度突破50萬元/噸,傳導至整車則使得動力電池成本上漲一兩萬元。上游礦產資源成為產業競爭核心,各路資本紛紛加入,布局分羹。
      對此次拍賣的參與方,此前市場猜測潛在買家主要是在四川布局鋰礦的企業,包括川能動力、四川路橋、協鑫能科、融捷股份、盛新鋰能等。但截至發稿,這些上市公司均未就此發布相應公告。
      只有川能動力在6月23日發布的收購四川能投鼎盛鋰業有限公司(下稱“鼎盛鋰業”)46.5%股權公告中提及,鼎盛鋰業股東興能新材料、斯諾威礦業(合計持有鼎盛鋰業28%股權)目前處于破產程序中,后續股權過戶交割及工商變更可能存在進度不及預期的風險。川能動力所收購的46.5%股權來自鼎盛鋰業其他股東。
      此外,第一財經等多家媒體曾報道,這次拍賣前,協鑫能科所屬的協鑫系已完成對斯諾威礦業99%債權以及43%股權的收購。協鑫能科2021年9月曾與新希望集團旗下主體合作投資新能源上游,巧合的是,由新希望集團發起的川商基金正是斯諾威礦業第二大股東,持股比例約43%。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2022年5月18日,川商基金的工商登記信息發生了多項變更:合伙人由出資1億元的四川川商返鄉興業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出資100萬元的成都川商興業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變更為出資1.6億元的四川川商返鄉興業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出資100萬元的成都川商興業股權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出資1400萬元的成都川商聚信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伙);出資總額由1.01億元變更為1.75億元,增長73.27%。
      未知
      故事到此并未終結。
      7月18日,《每日經濟新聞》一篇題為《砸20億成交的鋰礦遭悔拍 協鑫能科欲推進重整》的報道確認,此次拍賣的買受人譚威在競拍完成后遲遲沒有后續動作,最終悔拍。報道沒有透露譚威悔拍的具體原因,截至發稿其具體身份亦是未知。
      證券時報·e公司的相關報道也指出,此次拍賣鋰礦收購價折合每噸碳酸鋰約7377元(含債務成本),顯著高于同期行業水平,還需要克服探礦權續期、當地自然條件限制等困難。雖然業內預期近兩年碳酸鋰供給仍將維持緊張狀態,但鋰產品的周期性非常明顯,斯諾威礦業能否趕在鋰價退燒前建成達產存在諸多不確定因素。
      數據來源:相關公司及拍賣公告。e公司整理

      數據來源:相關公司及拍賣公告。e公司整理

      根據此次拍賣的《競買公告》和《競買須知》,買受人應于成交之時起7個工作日內將競價成交價余款(扣除保證金后的余款)繳入興能新材料管理人指定賬戶,逾期則視為買受人違約,競買保證金不予退還。買受人逾期未支付競價款或未辦理交接手續是悔拍行為。買受人悔拍的,管理人可以重新競價,原買受人不得參加。
      悔拍行為可能導致嚴重的法律后果。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相關司法解釋,重新拍賣的價款若低于原拍賣價款,所造成的差價、費用損失等由原買受人承擔。對于惡意抬價、擾亂司法拍賣秩序的買受人,法院可以對其罰款、拘留,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每日經濟新聞》前述報道稱,7月15日,斯諾威礦業在眉山召開了破產案第二次債權人會議,債權人申請方和新的債權人會議主席均為協鑫能科旗下公司。會議主要是征詢債權人對斯諾威礦業進行重整的意見,并未透露54.29%股權的下一次拍賣計劃。
      報道指出,目前的關鍵問題并非債權人是否能通過斯諾威礦業的重整方案,而是被悔拍的“20億元”股權。知情人士分析認為,在沒有取得絕對控股權的前提下,單方面推進重整計劃或是徒勞。誰拿到這54.29%股權,誰才能成為斯諾威礦業真正的實際控制人。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則顯示,截至發稿,斯諾威礦業的法定代表人、股東及出資信息、高級管理人員等工商登記信息均未變更。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子文
      圖片編輯:陳飛燕
      校對:張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政商勾連,斯諾威礦業

      相關推薦

      評論(8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