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3人銷售火麻種子被判緩刑申訴遭駁回,其3名下家此前獲無罪

      澎湃新聞記者 陳緒厚?

      2022-07-25 21:4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山東臨沂市羅莊區法院近日駁回了侯如濤、馬愛紅以及白建軍三人的申訴。此前,三人因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被判緩刑,均未上訴。隨后下家的孔彪案以檢方撤訴告終,而另兩名下家張某、居某被羈押后無罪釋放,該三人又提出申訴。侯如濤等人認為自己無罪,選擇申訴。2022年7月,其申訴被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駁回。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 供圖

      侯如濤等人認為自己無罪,選擇申訴。2022年7月,其申訴被臨沂市羅莊區法院駁回。本文圖片均為受訪者 供圖

      羅莊區法院認為,侯如濤等三人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的再審條件,原判決應予維持。
      澎湃新聞此前報道,江蘇沭陽縣做種子生意的孔彪從江蘇宿遷的張某、居某夫妻處購買火麻種子,而張某、居某夫妻的火麻種子是從山東臨沂的侯如濤、馬愛紅夫妻處購買的,侯如濤、馬愛紅夫妻的火麻種子購自白建軍處。2019年,前述六名人員均均因銷售火麻種子涉案,但最后的處理結果卻不盡相同。侯如濤

      侯如濤

      張某、居某夫妻被羈押26天后無罪釋放;侯如濤、馬愛紅夫妻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6萬元;而白建軍被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金7萬元。
      而孔彪案經過一番拉鋸后,最后以檢方撤訴告終。2021年11月,因被羈押427天,孔彪獲得近16萬元的國家賠償。
      2022年7月23日、24日,侯如濤、白建軍先后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銷售的火麻種子是“工業大麻”,并非是“毒品大麻”,他們均認為自己無罪,將繼續申訴。
      多人因銷售火麻種子被抓,“同案不同判”
      侯如濤、馬愛紅、白建軍三人被山東臨沂警方刑拘,和孔彪案案發有關。
      佛山市南海警方曾對孔彪案的偵辦過程有所披露。據南海警方2019年6月通報,南海公安在廣東省公安廳、市局禁毒支隊的統一指揮下,經過數月的前期偵查和跨省收網行動,聯合江蘇宿遷、山東臨沂等地警方,成功偵破全國首例大批量交易毒品原植物大麻種子的涉毒案件,抓獲涉案嫌疑人41名,繳獲大麻種子4.3噸。
      通報稱,2018年11月,南海公安在偵辦一宗種植、吸食大麻案件過程中,現場查獲大麻植株3株、大麻葉10克、大麻種子5顆。經審訊,涉案嫌疑人交代了其種植用于吸食的大麻種子是通過網購網站的“某林花語種業”網店購買的。辦案民警立即對該網店進行核查,發現“某林花語種業”網店已經關閉。經進一步偵查,民警發現另有一家名為“江蘇某泰種業”的網店,經營商品、商家地址、聯系方式等均與“某林花語種業”一致,遂對“江蘇某泰種業”進行深入偵查,并掌握了該公司及經營者孔某(注:孔某指孔彪)和其妻子吳某玲(女,31歲)的相關信息。
      根據孔彪、張某、侯如濤、白建軍四人的說法以及相關文書材料,涉案火麻種子的銷售上下游鏈條是這樣的:孔彪從江蘇宿遷的張某、居某夫妻處購買火麻種子,張某、居某夫妻從山東臨沂侯如濤、馬愛紅夫妻處購買火麻種子,而侯如濤、馬愛紅的火麻種子來自內蒙古的白建軍。
      2019年3月,孔彪被佛山南海區警方刑拘。同年5月,張某、居某夫妻被南海區警方控制;侯如濤、馬愛紅夫妻被臨沂警方刑拘。同年6月,白建軍被臨沂警方刑拘。
      雖同因銷售火麻種子涉案,6人的最后處理結果卻不同。張某向澎湃新聞確認,他和妻子居某曾被佛山南海區警方控制,羈押26天后被無罪釋放。
      孔彪案經過一番拉鋸后,最終以檢方撤訴告終。澎湃新聞此前報道,2020年3月,佛山南海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孔彪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一萬兩千元??妆氩环粚徟袥Q,提起上訴。2020年5月,佛山中院對此案作出刑事裁定,撤銷南海區法院作出的一審判決,發回南海區法院重新審判。就在南海區法院重新審理過程中,南海區檢察院于2021年7月8日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為由,向南海區法院撤回對孔彪的起訴。2021年11月,孔彪獲得了近16萬元的侵犯人身自由賠償金。
      而在孔彪案未有最終結果前,侯如濤、馬愛紅以及白建軍被臨沂羅莊區法院判處緩刑。
      判決書顯示,臨沂市羅莊區檢察院指控,2018年9月以來,侯如濤、馬愛紅在經營的臨沂市羅莊區魯南國際糧油物流城“恒源糧行”商鋪內,以牟利為目的,將從內蒙古自治區格林格爾縣城關鎮白建軍處購入的未經滅活的大麻種子30噸進行販賣。期間,侯如濤、馬愛紅將該批大麻種子向他人銷售共計17.21噸。案發后,在侯如濤、馬愛紅的恒源糧油商行及倉庫扣押大麻種子12.79噸。經臨沂市公安局鑒定,從侯如濤處扣押送檢的大麻種子中檢出大麻酚和四氫大麻酚成分。經鑒定,上述大麻種子未經滅活。公訴機關建議對侯如濤、馬愛紅在三年以下有期徒刑量刑,并處罰金,可以適用緩刑。2019年12月,侯如濤和妻子馬愛紅二人因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被判緩刑。

      2019年12月,侯如濤和妻子馬愛紅二人因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被判緩刑。

      2019年12月,臨沂市羅莊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侯如濤、馬愛紅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均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6萬元;扣押在案的大麻種子12.79噸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置。
      此外,判決書顯示,臨沂市羅莊區檢察院指控,2016年以來,白建軍在內蒙古和林格爾縣城關鎮以營利為目的收購銷售大麻種子。2018年9月以來,白建軍向侯如濤、馬愛紅銷售未經滅活的大麻種子共計30噸。案發后,白建軍位于內蒙古和林格爾縣城關鎮的倉庫扣押大麻種子20.02噸。經臨沂市公安局鑒定,從白建軍處扣押送檢的大麻種子中檢出大麻酚和四氫大麻酚成分。經鑒定,上述大麻種子未經滅活。
      2020年10月,臨沂市羅莊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白建軍犯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均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緩刑一年六個月,并處罰7萬元;扣押在案的大麻種子予以沒收,由扣押機關上繳國庫。
      澎湃新聞注意到,一審宣判后,侯如濤、馬愛紅以及白建軍均未上訴。
      自認為無罪,將繼續申訴
      當得知“下家”孔彪以及張某、居某均無罪后,侯如濤、馬愛紅、白建軍三人決定申訴。侯如濤和妻子一起經營的糧油店。

      侯如濤和妻子一起經營的糧油店。

      侯如濤告訴澎湃新聞,他和妻子在臨沂做雜糧生意,市場上很多人都賣火麻種子,“很多是買給鴿子、寵物等吃”?;鹇榉N子一般按斤出售,賣幾塊錢一斤,每斤的利潤也就幾分錢,“主要靠走量的”。
      白建軍表示,在他老家,一直都有人種植和出售火麻,也一直沒有遭到查處。他出事后,就沒有繼續賣火麻種子,但當地很多人如今都在賣,沒有問題。
      侯如濤、白建軍認為,火麻是一種“工業大麻”,并非是“毒品大麻”。他們銷售火麻種子,不應該構成犯罪。
      澎湃新聞查詢發現,火麻是一種工業大麻,用途較多,可以作為醫學原料、紡織原料、造紙原料等。目前,我國有地方種植火麻,網購平臺仍有網店出售火麻種子。
      2022年7月22日,臨沂羅莊區法院駁回了侯如濤、馬愛紅、白建軍三人的申訴。
      《駁回申訴通知書》顯示,羅莊區法院表示,經審查,原審判決的主要依據是,由臨沂市公安局出具的《檢驗鑒定報告》顯示,從處扣押送檢的大麻種子中檢出大麻酚和四氫大麻酚成分;青島農業大學生命科學院出具的《檢驗報告》顯示,鑒定結果為送檢樣品均為??拼舐閷僦参锎舐榈姆N子,并且這些種子是未經滅活的大麻種子,具有發芽能力。
      羅莊區法院認為,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規定:“非法買賣、運輸、攜帶、持有未經滅活的罌粟等毒品原植物種子或者幼苗,數量較大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薄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條規定:“非法買賣、運輸、攜帶、持有未經滅活的毒品原植物種子或者幼苗,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三百五十二條規定的“數量較大”:(一)罌粟種子五十克以上、罌粟幼苗五千株以上的;(二)大麻種子五十千克以上、大麻幼苗五萬株以上的;(三)其他毒品原植物種子或者幼苗數量較大的。根據立法本意,只要非法買賣的“大麻種子”是未經滅活,并達到一定數量即構成該罪。綜上,法院認為,侯如濤等三人的申訴理由不能成立,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規定的再審條件,原判決應予維持。
      就這一結果,侯如濤、白建軍向澎湃新聞表示,他們認為自己無罪,將繼續申訴。
      律師:建議明確“毒品大麻”是否包含“工業大麻”
      澎湃新聞采訪了解到,除了侯如濤、白建軍等人,另有多人因銷售火麻種子而獲刑,正在上訴或申訴中。他們組建了微信群,共享相關信息。
      廣東百浩律師事務所主任黎霞長期關注工業大麻是否屬于毒品大麻所引起的爭議,作為全國人大代表,2022年3月的兩會期間,她提交了《關于明確我國<禁毒法><刑法>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的“大麻”是否包含工業大麻的建議》。
      澎湃新聞注意到,由廣東省律師協會主辦的《廣東律師》雜志曾刊發黎霞等人所寫的《關于司法審判應對涉案“工業大麻”與“毒品大麻”進行區分的對策》文章。該文章稱,中國是世界上三個主要的“工業大麻”生產地之一,云南、黑龍江、內蒙古、安徽、山東、陜西、廣西等地均有種植。目前,全國“工業大麻”種植面積在100萬畝左右?!肮I大麻”全身是寶,麻籽可榨油,藥食同源;莖稈可用于提取纖維;花葉中除了四氫大麻酚具有精神活性要嚴格管控外,其余以大麻二酚為代表的110多種大麻素都是有益的,在醫藥、食品和化妝品等領域具有廣泛應用價值。工業大麻的四氫大麻酚(簡稱THC)的含量是小于0.3%,不會導致“能否使人形成癮癖”,而毒品大麻的THC含量大于0.3%,因此不應當把工業大麻認定為“毒品大麻”。
      文章指出,我國現行《禁毒法》《刑法》以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毒品犯罪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未將“大麻"嚴格區分為“工業大麻”或“毒品大麻",未明確解釋“大麻”是否包括“工業大麻”,從而導致司法實踐中往往也未對涉案“大麻”是否屬于“工業大麻"加以鑒定、區分。長期以來,在司法、執法過程中,各地公、檢、法辦案人員“談麻色變”,將“工業大麻"與“毒品大麻"掛鉤辦案,沒有對涉案“工業大麻”進行四氫大麻酚含量進行定性鑒定,而只是機械性認定“工業大麻”只要“未滅活”就是“毒品大麻”,從而導致了一些爭議性案件的出現。
      文章建議,修改相應司法解釋,明確同案要同判。在司法實踐中,要對涉案“大麻種子”進行定量鑒定,對其含有四氫大麻酚是否超0.3%作出定量鑒定,而不是籠統作出鑒定“含有四氫大麻酚,且未經滅活”,就片面認定涉案的“大麻種子”就是“毒品大麻種子”。此外,農業部門、公安部門要有明確指引,讓老百姓能在知法前提下,依法辦事。
      2022年7月25日,黎霞接受澎湃新聞采訪時表示,由于目前的司法解釋未明確區分“工業大麻”和“毒品大麻”,導致容易出現一些爭議性案件,甚至出現“同案不同判”的情況,因此建議相關司法解釋盡早區分“工業大麻”或“毒品大麻”,明確“毒品大麻”是否包含“工業大麻”?!斑@需要綜合衡量,需要多部門去研究、評估?!?div class="hide_word">(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崔烜
      圖片編輯:朱偉輝
      校對:丁曉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大麻,工業大麻,火麻,非法買賣毒品原植物種子罪

      相關推薦

      評論(21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聯系我們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