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沉香如屑》:原來神仙的生活,這么無聊

      從易

      2022-07-25 15:5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無論我們喜歡或討厭,可能都得承認,楊紫、成毅主演的仙俠劇《沉香如屑》是今年暑期檔關注度最高的大劇之一。未開播時,一個“《沉香如屑》空降播出”的假消息都能夠熱搜第一;真的空降播出后,“難看”這一關鍵詞出現在熱搜榜上,雖未指明哪部劇,但微博廣場上粉黑都在為《沉香如屑》爭論不休??梢灶A見,伴隨著這部劇的播出過程,必然會有轟轟烈烈的粉黑大戰:“難看”與“真香”的熱搜詞條輪番登場,豆瓣上五星和一星的異常評分相互糾纏。《沉香如屑》劇照

      《沉香如屑》劇照

      粉黑大戰,豆瓣短評異常

      粉黑大戰,豆瓣短評異常

      就目前播出的劇情來看,《沉香如屑》就是一部常規的仙俠劇。S+投資,它的整體制作水準不會太差。粉絲把特效夸到天上去,不喜歡的觀眾則貶得一無是處,但就打斗戲的篇幅來說,《沉香如屑》算是仙俠劇里比較良心的,特效比重較大。
      至于情節上,《沉香如屑》讓人聯想到《花千骨》《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香蜜沉沉燼如霜》等經典仙俠劇也沒什么好意外的,畢竟以談戀愛為目的仙俠劇套路就那么幾個,難免“長得像”。而《沉香如屑》本身在人設上也相對“傳統”,創新度不高。顏淡(楊紫 飾)

      顏淡(楊紫 飾)

      若說跟其他仙俠劇有什么區別的話,那就是《沉香如屑》對天界(包括神界、仙界)的刻畫,應該是近年來的仙俠劇里最無趣的之一。文化學者毛尖有句名言,“影視劇就是全中國最封建的地方”,套用在《沉香如屑》上,就是劇中的天界大概是仙俠劇里“最封建的天界”。這么評述并非以“三觀”否定《沉香如屑》,因為“最封建”本身也構成戲劇性的來源,它具備功能性,并不意味著主創者認同這樣的價值觀。
      總之,《沉香如屑》明晃晃地告訴觀眾:當個神仙,又累又沒勁。應淵(成毅 飾)

      應淵(成毅 飾)

      雖然是神仙,但《沉香如屑》天界管理秩序還是封建社會的形態,天尊類似于皇帝,統管神、仙、魔、妖、冥、人六界。神仙的地位最高,魔、妖、冥界雖然與天界達成和平協議,但因為出身不好,還是處于鄙視鏈的底端。一開篇,天界的人與魔界的人發生爭執,天界的人的誅心之論是,“邪神(注:魔界的首領)雖然也是上神,只不過才剛剛一萬歲,不不不,要過幾天才滿,我們仙界隨隨便便拎出一位上仙,年紀就比他大,一個小娃娃……”你看,當了神仙,免不了還是要排資論輩,對于“年輕人”來說,真的很不友好。論資排輩

      論資排輩

      當然,也不是歲數越長地位就越高,還是得看出身?!冻料闳缧肌返摹俺錾頉Q定論”明目張膽。
      男主角應淵(成毅 飾)的地位天界第二高,但年紀不算大,只因他是帝尊的外甥,有“皇家血脈”,就比其他神仙高貴。不過,應淵的皇家血脈并不純粹,他的母親來自神族、是帝尊的妹妹;可他的父親是魔族的修羅,這讓他天生就帶有“原罪”。帝尊一方面全力培養應淵,一方面無時無刻不在PUA他——你有魔族的血脈,你有罪孽,你必須為六界的和平付出一切,否則你就是“千古罪人”云云。應淵看似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實際上活得并不輕松。“血統論”

      “血統論”

      至于其他小仙,出身基本就決定命運走向,那些從妖、從魔轉化成仙的人,大概一輩子看到頭了——能當個仙侍都得感恩戴德。啥是“仙侍”呢?雖說也是神仙,但干的是人間里奴仆、小廝、丫鬟、侍女的活兒。出身不好,當個仙侍就到頭了

      出身不好,當個仙侍就到頭了

      只有那些天生“仙胎”的神仙,才有機會走神仙的晉級體系。劇中的女主角顏淡(楊紫 飾),跟她的孿生姐姐芷昔(孟子義 飾)都是天生仙胎,雖然目前位階不高,但有上升空間。怎么往上升?通過仙法的“考試”。
      沒想到吧,天界里也遍地都是“小鎮修仙家”。上位的機會有限,大家只能相互“內卷”。顏淡的天資甚強,但她志不在此;芷昔雖然天資很差,但她勤懇用功,幾百歲的仙齡就已經是最年輕的副掌事,從仙侍變成仙倌。芷昔(孟子義 飾)一心向往“編制”

      芷昔(孟子義 飾)一心向往“編制”

      卷就卷吧,天界的“卷”惹人厭的地方在于:成王敗寇、拜高踩低的氛圍太重了,個別“小鎮修仙家”不免在競爭中心生扭曲。就比如芷昔的天賦不及顏淡,周邊的仙侍天天故意挑撥離間、抬高顏淡貶低芷昔來刺激芷昔。沒心沒肺的顏淡還是看重“姐妹情深”,可“卷生卷死”的芷昔不免誤會妹妹,認為妹妹凡事都在搶她的風頭。
      所以,當個神仙真是累,要想階層跨越只能“考編”;考編不僅“卷”,甚至卷到姐妹之間也在搞“雌競”。妹妹剜心救應淵,這都生死關頭了,姐姐想的還是妹妹救的是天界里的大人物,“對我日后仙途有利無弊”。觀眾看了都無語。姐姐一心想著往上升

      姐姐一心想著往上升

      目前看不出修仙有什么好的,小神仙根本沒享受到啥福利。地位高的神仙也不見得輕松,他們不是直接在天界“躺平”,長生不老地享清福。譬如應淵就肩負著守護六界和平的重擔。魔、妖、冥三族苦于天界的統治,早就暗中勾連,后來直接引發仙魔大戰。大戰一發生,應淵立即沖鋒陷陣,雖然沒死,也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應淵中了魔族的火毒,痛不欲生

      應淵中了魔族的火毒,痛不欲生

      雖然神仙大概率死不了,但遇到大戰也還是會死,那么當神仙到底圖什么?凡人雖然終有一死,但不用受天條限制。劇中所有的神仙無論大小,都要受天條束縛,天條的首戒就是“不容有情”,不能有男女之情,不能談戀愛,多沒勁。
      帝尊一直給應淵洗腦:地位越高,談戀愛的“危害”就越大,因為情感會影響理性判斷,要掌管六界就要心如止水、殺伐果決。地位低的人談戀愛似乎不會影響大局,但天條仍然杜絕,并且天界對小嘍啰的懲處更嚴厲:輕一點就是保留元神,讓你在凡間投胎重新做人;嚴厲一點,就是讓你形神俱滅,徹徹底底掛了。當個神仙限制可真多

      當個神仙限制可真多

      雖然不容有情,但天界里花癡應淵的人還真不少,應淵跟哪個仙侍親近一點,她很可能就會遭到地位高一點的仙倌的排擠和打壓。也真是夠了:后宮的福氣一點沒享受到,“宮斗”的罪倒是先受了。“宮斗”,姐姐把妹妹給出賣了

      “宮斗”,姐姐把妹妹給出賣了

      所以,《沉香如屑》刻畫了一個極其封建的“天界”,里頭的仙侍大多重復的是封建社會女性的命運:地位不高,世代為奴,為了向上躍升勾心斗角。比封建女性進步的地方是,仙侍可以考試,有機會成為小頭頭;可出身論風氣很重,內卷到了內耗的程度,階層固化相當嚴重……
      卻原來當了神仙,也這么無聊啊。神仙長生不老的話,幾千年幾萬年一直過著等級觀念重、出身決定前途、一直要做題、不能談戀愛的生活,那真是“無聊綿綿無絕期”。
      倒也不必因此完全否定《沉香如屑》。從戲劇性角度來看,一個“封建”的天界其實給觀眾創造了一個相當熟悉、也非常容易進入的情境。甚至可以說,劇中的仙界就是當下人間的一部分縮影,所以觀眾對劇中的一些情節,諸如“小鎮修仙家”會有代入和共鳴。
      另外一個功能是,為女主角創造“例外”。劇中的大環境再“封建”,有主角光環加持的女主角總能成為例外,這暗暗為觀眾提供了爽感。
      某種意義上說,顏淡何嘗不是又一個“小燕子”?天界里的等級秩序,在她這里是失效的——別人敬畏帝君應淵,只有她口口聲聲應淵是“小人”;別的仙侍修了幾百年、幾千年都難得見應淵一面,她可以與應淵朝夕相處,與應淵各種親密接觸;“小鎮修仙家”苦哈哈地卷生卷死,才能一點點往上升,顏淡不愛學習但天賦異稟,雖然仙階很低但得到應淵的“神助”,輕輕松松就超越其他小仙侍……
      只有“不能戀愛”這一個天條對顏淡是起作用的,畢竟這是如今“沒有俠”的仙俠劇的本質特色——“虐戀情深”。三道六界、四海八荒,幾生幾世的輪回、地老天荒的演變、生不如死的疼痛,全都是用來烘托愛情的堅定與決絕。所以,哪怕有主角光環,一旦動了情,該受的罪一點不能少,甚至還要升級:或遭雷劈,或被挖眼/剜心,或跳天刑臺,或在輪回中受苦幾百年……類似的虐心情節,《沉香如屑》一點都沒少。無論是工業糖精,還是工業虐戀,像是開了五倍速一樣能夠在一集中湊齊(所謂“一夢一生”)。仙俠劇標配情節:“虐戀情深”

      仙俠劇標配情節:“虐戀情深”

      雖然評論者經常批評如今的仙俠劇俗套、陳舊,可也得承認,就像觀眾看不膩男歡女愛的偶像劇一樣,仙俠劇亦有它穩定的審美特征。那種跨越輪回、生生世世的虐戀,是對愛情的一種極端化想象;正因為現實生活中沒有,所以仙俠劇提供一個恒定的造夢空間,讓疲憊的觀眾沉浸其中,在一個愈發“愛無能”的時代去捕捉愛的余暉。但事實上,幾世輪回的虐戀設定,相當于在不斷加大刺激的劑量,觀眾的感動閾值在不斷提高。有朝一日觀眾被刺激得麻了、倦了,這個類型也就走到頭了。
      我們感到遺憾的是,如今的“仙俠劇”沒有“俠”是普遍事實,可如今連“仙”也快沒了,孤零零只剩下“虐戀情深”的內核在苦撐。兒時的我們愛看神話劇,經由神話劇想象不一樣的神仙生活。而今的編劇和導演對神仙世界的想象,似乎越來越單一,神仙世界愈發像是現實世界的復刻,無法變成對現實生活的一種超越,亦無法為觀眾提供別樣的想象。這當然不單是《沉香如屑》這部劇的問題,可沒有“仙”也沒有“俠”的仙俠劇,恐怕只會加速這一類型的審美疲勞。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張喆
      校對:施鋆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仙俠劇,楊紫,成毅

      相關推薦

      評論(10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