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上海最后一個成片二級舊里改造生效,高樓下的蝸居終將成歷史

      上觀新聞

      2022-07-24 10:24

      字號
      今天,是黃浦區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舊改二輪簽約首日。位于順昌路上的舊改基地,一大早就有居民趕來現場簽約。
      基地一墻之隔就是68街坊、67街坊(東塊)。百年老弄堂,簡屋陋室低矮逼仄,很多人家還在“拎馬桶”;今年疫情期間這里是“重災區”之一,封控了80多天,居民個個愁云慘淡……今天,這里喜氣洋洋 ,舊改生效了,居民終于圓了“新居夢”?!拔以诮▏鴸|路地塊住了70多年,沒見過鄰居們像今天這么開心過!”84歲的舊改居民鄭忠憲說。
      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舊改的生效,標志著黃浦區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收官,也標志著上海已全面完成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
      八旬老人能在家洗熱水澡了,“水塔人家”不用再擔驚受怕
      84歲的孤老鄭忠憲獨自住在地塊內的建國東路143弄。一套20多平方米的底樓房,終年不見陽光。
      70多年前,他與兄弟姐妹跟著父母搬進了這里,最多時家中擠了9個人。屋子中間隔一下,隔出了前屋和后屋;后屋在半空中又隔了一下,隔出了一個閣樓?!鞍胍瓜肷蠋?,一不小心會踩到睡在地上的人?!?br />
      父母過世后,兄弟姐妹成家后陸續搬走了。7年前,老宅里只剩下鄭忠憲一個人了。居住空間似乎“寬敞”了,但簡陋的環境實在不適合養老。
      洗澡,就是鄭忠憲的一個“心病”。上海的二級舊里以下房屋,當年大都為一戶人家居住而設計,后來住進了“72家房客”。廚房、衛生間不夠用,連燒飯的亭子間都改成了房間住人,洗澡更是沒有地方。夏天時,鄭中憲還好將就,趁著夜色在廚房沖個涼水澡,冬天只能去公共浴室?!拔乙恢迸瓮茉诩依锵瓷弦粋€熱水澡!”
      七八年前,在政府推進的馬桶改造中,鄭忠憲家裝上了抽水馬桶。他想請人在馬桶旁邊裝個熱水器;但安裝時發現,排氣管接不到室外,不符合熱水器安裝的安全條件。鄭忠憲一直失望到現在。
      舊改征收了,鄭忠憲很早就表態:愿意簽約。他選擇貨幣補償,為自己選了位于長寧區的一個老小區?!耙皇覒?,40多平方米,有獨用衛生間、廚房和陽臺。離著最小的弟弟近,有個照應,買菜、看病也方便。洗澡,更是想洗就洗?!彼麖难a償款中為自己留下了一筆養老錢,其他的分給了生活拮據的兄弟姐妹,讓大家一起改善生活環境。
      聽說舊改生效后,王德強趕緊給妻女打去電話報喜。王德強的家很好找,緊鄰著一個巨型的廢棄水塔。
      水塔是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的地標,有20多米高,建造于七八十年前。當年為解決住房難,人們“見縫插針”地造房子,水塔之下與周邊都建了房子。王德強的房子包裹著水塔的立柱而建。
      從一間四戶人家合用的廚房旁,爬上一段陡峭的樓梯,再低頭進入一扇門,就到了王德培的家。10多平方米,一張雙人床、一個小飯桌、一個衣柜、一個冰箱,已將他家塞得滿滿的,一個臟兮兮的抽水馬桶就裝在飯桌旁。電風扇在腳邊呼呼地吹著,但房間依舊悶熱不堪。王德強指著飯桌下一只空調對記者說:“一下雨,屋頂漏水、墻壁滲水,搞得老房子到處都是‘酥’的,空調機裝過,又掉下來了?!辈贿^,讓王德強最難受的還是頭頂上的水塔,五根立柱之上便是三層樓高的巨型容器?!扒皫啄?,水塔掉下過大塊墻皮,街道居委找人修理過。但這么破舊的水塔,不知道哪天會不會再掉東西下來?!?br />
      “舊改生效了,這下可以好,以后不用再擔驚受怕了?!蓖醯聫娬f。鄭忠憲和他的家

      鄭忠憲和他的家

      20多米高的水塔下住著人家

      20多米高的水塔下住著人家

      王德強和他的家

      王德強和他的家

      王德強家的房門

      王德強家的房門

      舊改一度因疫情暫停,居委干部與居民相互打氣“等舊改生效了,一切就好了”
      24日,舊改簽約將持續到凌晨。而這一夜,注定會是很多舊改人家的難忘之夜,在這背后則有著參與征收工作的征收人員與街道居委干部無數個不眠之夜。
      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舊改一輪征詢早在今年1月底就生效了,首日征詢同意率達到了98.5%,可見居民盼舊改心切。
      但正在舊改二輪簽約準備工作如火如荼地推進時,疫情突如其來?!暗貕K內很多老房子在3月初就開始封控了。舊改,不得不按下了暫停鍵?!必撠熣魇展ぷ鞯狞S浦區第五征收所副經理曹曉冬說。
      因為房屋質量差、密度高、廚衛合用,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是此輪疫情的重災區。為阻止病毒傳播,屬地街道打浦橋街道在地塊內的每個弄堂口都裝上門板?!拔覀冞@里的弄堂都是連通的,裝了門板后,讓每個弄堂組成了獨立‘單元’,形成物理隔離?!贝蚱謽蚪值栏刹扛嬖V記者,居民的居住空間本來就局促,看到他們又被封在里面很焦慮,我們心疼他們,也跟著著急。
      “當時,我們從早到晚忙著社區防疫,但頭腦一空下來時,我就會想起舊改,真盼望著疫情早點結束,居民能早點搬離這里?!备用穹饪卦谛^里的建三居民區黨總支書記陳瑜說,居委干部去送物資時,看到門板背后的老居民,大家經常會相互打氣說“等到舊改生效了,一切就好了”。
      6月,在上?;謴腿绯:?,黃浦區迅速啟動了舊改工作。頂著連日40來度的高溫,征收所工作人員與街道居委干部組成的征收組,奔走在地塊內,走進居民家,一戶戶了解情況與難處,講清政策、進行宣傳動員。
      經歷此輪疫情,很多居民都意識到:舊改不僅關乎著生活環境的改善,還關乎著個人的健康與安全?!八麄兊呐f改意愿度更高了?!?br />
      “到了后期,很多居民心理都是愿意簽約的。一些暫時不愿意簽約的,家里確實有難處?!标愯ふf,我們的舊改不是要居民搬家,而是要他們的生活改善。我們要幫助他們解決難處,讓他們開開心心地搬出舊居。
      有戶獨居老人,家里也就30來平方米,但有兄弟姐妹等人15個戶口。老人很想舊改,但不知道怎么分配補償款:擔心給大家分得少了,親情沒有了;又擔心分得多了,自己沒有安身立命之所。征收組將老人親屬請到一起,給大家講政策、講親情。后來,眾人達成了共識——舊改不能傷了親情,他們商量好分配方案,還一起幫助老人選購了讓她滿意的新居。老人如愿簽約。
      一對六七十歲的姐妹,從小相依為命住在地塊內。姐姐身體殘疾,妹妹一直照顧她。兩人的父母留下了上下兩層的房子。樓上,姐妹兩人住,樓下出租,兩人因此有了一份穩定的租金收入。要舊改了,妹妹最初不同意。她始終記得父母臨終時的話:“再怎么樣,也不能動這套房子,要為姐姐守好?!闭魇战M多次上門,語重心長地與她話家常?!澳慵依先瞬蛔寗臃孔?,那是希望能讓姐姐有個依靠。但再過幾年,你年紀也大了,伺候不動姐姐了。趁著這次舊改,換好點的環境。請個保姆,不是能更好地照顧姐姐嗎?”居委干部一語解開了妹妹的心結。在簽約的頭一晚,妹妹給居委干部發了短信,同意簽約。居民搬家在即,看到居民區書記陳瑜,一把拉住她的手

      居民搬家在即,看到居民區書記陳瑜,一把拉住她的手

      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內的情況

      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內的情況

      “不讓老百姓拎著馬桶奔小康”,黃浦舊改一次次大膽創新探索
      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舊改的生效具有歷史性意義:黃浦區完成了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
      黃浦區是“二元結構”特征最為明顯的中心城區之一:一邊是高樓大廈,一邊是簡屋陋室。高樓大廈越高,簡屋陋室就越扎眼。
      舊改被黃浦歷屆區委區政府作為最大的民生。正因急老百姓之所急,想老百姓之所想,上海舊改歷史上多個“第一”都誕生在黃浦區。1992年,斜三地塊探索運用了“土地批租”形式改造舊區,解決了當時舊改資金難的問題;2009年,建國東路390地塊在全市率先探索了“征詢制、數磚頭、套型保底、解困納?!钡呐f改新機制,“陽光舊改”從此在全市推廣……
      創新與探索都指向破解舊改中的難點,為了讓舊改的速度快一些、再快一些,為了“不讓老百姓拎著馬桶奔小康”。
      上海舊改推進到如今,留下的都是最難啃的“硬骨頭”。黃浦區迎難而上,過去三年,在上海市委、市政府的領導與支持下,一次次大膽創新,推動舊改“換擋加速”,想盡一切辦法加快民生改善。
      喬家路地塊是黃浦區老城廂居住環境最差的區域,近6000戶居民的舊改呼聲由來已久;但該地塊舊改征收多年都推進緩慢,原因不少:建筑密度大、拆遷成本高;保護建筑多、規劃落地難;自建私房多,產權人多,家庭矛盾多……2019年,喬家路地塊探索了“市區聯手、政企合作、以區為主”的舊改新模式?!坝墒袑賴衅髽I上海地產集團與區屬國企金外灘集團,共同組建以城市更新舊區改造為核心內容的平臺公司,全方位參與喬家路等地塊的舊區改造工作。新模式一是解決了舊改資金難題,二是解決了風貌保護難題?!眳^舊改辦負責人說。
      舊改被稱為“天下第一難”,難就難在做群眾工作。居民迫切想改善生活,但安置方案可能與心理預期存在落差;家庭成員間的矛盾,導致意見不統一……能否凝聚人心、形成共識,成為舊改生效的關鍵性鑰匙。2019年,黃浦區在金陵東路(寶興里)項目探索了群眾工作“十法”,打開群眾心結,走進群眾內心。寶興居民區黨總支書記徐麗華說,有戶人家最初不同意舊改,我們前后40多次上門,不斷講道理做工作,就像“湯圓鍋里下糯米,不是你粘著我。就是我粘著你”,居民從開始的閉門不見、到打開防盜門,再到打開紗門,最終用真心與誠心打開了他的心門。
      截至記者上午九點半發稿時,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二輪簽約首日簽約率已達87%,超過生效比例,簽約還在繼續。
      這幾天,建國東路68街坊、67街坊(東塊),已有很多居民在收拾家當了,弄堂里堆滿了各種遺棄的家具、瓶瓶罐罐,還有馬桶……早點搬離,入住新家,開啟新生活是當下每個舊改居民的心愿。
      在完成成片二級舊里以下房屋改造后,黃浦區即將啟動零星地塊舊改,在上海高樓大廈下的“蝸居”終將成歷史……高樓大廈下的“蝸居”終將成為上海的歷史

      高樓大廈下的“蝸居”終將成為上海的歷史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周子靜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舊里改造

      相關推薦

      評論(119)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