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b id="t1nth"></sub>

      <span id="t1nth"></span>

    <track id="t1nth"><span id="t1nth"><span id="t1nth"></span></span></track>

      <progress id="t1nth"></progress><p id="t1nth"></p><rp id="t1nth"><track id="t1nth"><th id="t1nth"></th></track></rp><track id="t1nth"><noframes id="t1nth"><th id="t1nth"></th>

      人物|安倍晉三,猝然落幕

      澎湃新聞記者 王露 蘇楊帆 張無為

      2022-07-08 21:00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砰!”一聲槍響打斷了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的演說,他回頭望去,白煙騰起,又一聲槍擊聲回響在近鐵大和西大寺站附近的街道上。當地時間7月8日11時30分,在這兩聲急促的槍響后,安倍踉蹌著從接近半米高的簡易平臺上跌了下來,跪倒在地。
      一分鐘前,安倍還站在那個能使他在人群中脫穎而出的臺子上,為競選連任的參議員佐藤佳助選并發表演講。一分鐘后,他臉朝上躺在街邊的欄桿旁,鮮血漸漸浸透了他的白襯衫,人們圍在他身邊,一個穿著黃色短袖的工作人員為雙眼緊閉的安倍進行心臟按摩術?,F場一片嘈雜,“有醫生嗎?”“有沒有人會做心肺復蘇術?”從麥克風里傳來的呼救聲讓目擊者森岡正彥意識到這并不是一場惡作劇,“我不敢相信這會發生?!彼麑Α冻招侣劇氛f。當地時間2022年7月8日,日本奈良,前首相安倍晉三在演講時中槍倒地。澎湃影像 圖

      當地時間2022年7月8日,日本奈良,前首相安倍晉三在演講時中槍倒地。澎湃影像 圖

      六個小時后,對安倍進行搶救的奈良縣立醫科大學附屬醫院舉行記者會稱,安倍晉三已于當地時間17時03分被確認身亡,終年67歲。
      “政治皇族”“日本戰后最年輕的首相”“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在進入政壇后,這些標簽被依次貼在了安倍的身上。2020年8月28日,連續擔任日本首相2803天后,安倍因身體原因,宣布辭去首相職務。即使在那時,仍有許多人難言“安倍時代”已然落幕。如今,“時隔十五年后再次被刺殺的日本政要”成為了安倍身上最后一個標簽。
      政治抱負未竟便提前離場,安倍的辭職不算一個完美的收尾;倒在兩聲意外的槍聲之下,這樣的離開令無數日本民眾錯愕不已。
      人走茶未涼。有“令和造王者”之稱的安倍在外交、安保、經濟領域的遺產,或將對日本政壇產生長久而深遠的影響。
      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
      1954年9月21日,安倍晉三出生于一個日本政壇世家。
      在他擔任首相之前,其家族已出現過兩名首相——外祖父岸信介和外叔祖父佐藤榮作。其父親安倍晉太郎也曾擔任過日本外務大臣,并當選過國會議員。1992年,晉太郎在距離首相大位僅一步之遙的時候,因病去世。
      英國廣播公司稱,安倍來自“政治皇室”。在資深日本政治分析師托比亞斯·哈里斯(Tobias Harris)所著的《反叛者:安倍晉三與新日本》(The Iconoclast: Shinzo Abe and the New Japan)一書中,安倍表示,他從外祖父身上所“繼承”的,與其說是具體的政策或歷史觀,不如說是一種在總體上對于國家和國民的宏觀認知。1957年7月7日,日本箱根,前日本首相岸信介(左二)牽著他的孫子安倍晉三(左一)與妻子涼子(左三),還有女婿安倍晉太郎(右二)、女兒安倍洋子(右三),孫子寬信在一起。

      1957年7月7日,日本箱根,前日本首相岸信介(左二)牽著他的孫子安倍晉三(左一)與妻子涼子(左三),還有女婿安倍晉太郎(右二)、女兒安倍洋子(右三),孫子寬信在一起。

      1993年,安倍首次當選國會議員,正式踏入政壇。2001年至2006年擔任首相的小泉純一郎曾備受安倍父親照顧,所以在其執政的5年里,安倍晉三一直都被委以重任。
      但安倍的崛起并非偶然。書中提到一個事例:2002年,安倍隨小泉一起訪問朝鮮。在解決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朝鮮綁架日本公民的歷史遺留問題時,面對日本自民黨內占據主導的溫和派,安倍迫使日本政府最終在人質問題上采取了最強硬的態度?!鞍脖兑砸患褐氐赘淖兞耍睾团烧贾鲗В┻@種現狀?!薄斗磁颜摺吩u述道。
      同時,這一占據了道德制高點的民族主義議題也恰好轉化為安倍得以立足的政治資本:在樹立了對外強硬、對人質家屬又充滿溫情的形象后,安倍一躍成為政壇新星。善于把握民意的小泉純一郎也許正是看中了他的潛力,破例把安倍從一個沒有擔任過要職的議員直接提拔到了官房副長官的高位。
      2006年9月,作為小泉欽點的接班人,時任內閣官房長官安倍晉三成功當選自民黨總裁,進而接任首相一職,成為戰后日本最年輕首相,而此時離他初次當選議員才過去了13年。當地時間2006年9月20日,日本東京,安倍晉三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視覺中國 資料圖

      當地時間2006年9月20日,日本東京,安倍晉三當選日本自民黨總裁。視覺中國 資料圖

      但不到一年,安倍領導的自民黨在參議院選舉中落敗,內閣又頻頻出現丑聞,2007年9月,安倍基于政治現實,政令無法順利執行,以健康為由辭去首相一職。
      此后6年里,日本政府仿佛走馬燈般換了7任首相,讓日本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2008年安倍重返政壇,2012年再度參選自民黨總裁并獲勝,自民黨成立以來兩度擔任總裁的,目前只有安倍一人。在他再次成為首相后,日本政壇動蕩的局面終于回歸穩定。
      天津師范大學歷史文化學院講師王鵬飛在此前為澎湃新聞(www.dasstak.com)撰寫的文章中稱,自2012年起,安倍晉三憑借自民黨與公明黨聯盟在國會參眾兩院的多數席位,坐穩了一個時代。安倍在其第二任期期間也數次傳出以權謀私的丑聞,但并未動搖其統治,他在多次選舉中都取得了勝利。
      2017年,安倍晉三的政治權力達到頂峰,當時他所在的自民黨及其盟友在眾議院選舉中大勝,獲得了三分之二的席位。
      2019年11月20日,安倍晉三因在任時間累計達到2887天,超過日本前首相桂太郎2886天的在任紀錄,成為日本憲政史上在任時間最長的首相。
      對于安倍能夠長期執政的原因,王鵬飛認為,首先,自第二次安倍內閣成立以來,秉持經濟優先的原則,將政策著力點集中于提振經濟,高調推出“安倍經濟學”。
      其次,日本政壇自民黨一黨獨大格局為安倍內閣提供了穩定的政權運營條件。最后,冷戰后,小澤一郎、橋本龍太郎、小泉純一郎等日本政治領導層所追求的首相支配與官邸主導體制在第二次安倍內閣時期已日臻成熟,自民黨內部派閥政治在經歷政治改革與選舉改革后相對削弱,使得自民黨內部缺乏制衡安倍的其他勢力。
      基于此,安倍得以有更多精力處理經濟領域、外交與安全保障領域,以及在教育領域、生活領域長久以來堆積如山的課題。
      “劇本”走偏?
      然而,自安倍奪得日本憲政史上在任時間最長首相這一光環后,便接連面臨諸多意料之外的挑戰。內政上,內閣丑聞不斷,從之前一度嘗試掩蓋的“森友學園”“加計學園”問題在國會再度被審議,到疑似公款私用的賞櫻會問題,更有抗疫壓力及美韓等外交關系的壓力,在野黨抓住這些問題步步緊逼,安倍疲于應付。
      此前民主黨政府未能解決的包括擺脫通貨緊縮、少子化和老齡化等諸多問題,在安倍任期內也未得到根本的改善。當地時間2020年9月16日,日本東京,即將卸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后一次在首相官邸舉行內閣會議后,從工作人員那里收到鮮花。視覺中國 資料圖

      當地時間2020年9月16日,日本東京,即將卸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最后一次在首相官邸舉行內閣會議后,從工作人員那里收到鮮花。視覺中國 資料圖

      外交領域,不可否認的是,安倍可謂是戰后對外交著力最多的日本首相,不但外訪80多次,還與美國前總統特朗普、俄羅斯總統普京、印度總理莫迪等多國領導人私交甚篤。
      在安倍的努力推動下,日本簽署了多項多邊區域經貿協定,如CPTPP(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全面進步協議)、日歐EPA(日本與歐盟經濟伙伴關系協定)等。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亞太研究中心研究員蔡亮此前在為澎湃新聞撰稿時分析稱,上述協定的簽署對日本在亞太區域一體化中占據先機、掌握經貿相關規制的主導權大有裨益,也有助于提高日本在區域的國際影響力。
      不過,安倍也遺留了許多懸而未決的問題,如日俄北方四島(俄稱南千島群島)歸屬、朝鮮的人質問題協商無果而終、日韓關系持續惡化等。蔡亮認為,凡此種種皆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的問題,客觀的結構復雜性讓安倍發揮空間受限。
      經濟上,日本內閣府2020年8月17日發布的二季度(4月至6月)國內生產總值(GDP)初值顯示,當年日本二季度全國實際GDP比上季度下降7.8%,降幅創下二戰后的最差紀錄。而從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二季度,日本已連續3個季度經濟負增長。
      世界銀行數據顯示,安倍第二次上臺的2012年,日本GDP總量為6.203萬億美元,而2019年日本GDP僅為5.082萬億美元,下降近20%。他第二次上臺后推出的“安倍經濟學”的所有增長幾乎被抹去。
      2020年本應是安倍最為輝煌的一年——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將使他的支持率上升,奧運景氣會夯實“安倍經濟學”的成績,而經濟好轉無疑將會鞏固安倍內閣的基礎。然而,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使奧運會不得不延期至2021年舉行,劇本從一開始就走偏了方向。
      日本國內普遍認為,安倍領導的自民黨意外地連續多次贏得全國性選舉,主要原因是從2009年到2012年執政的民主黨的失敗,以及隨后的反對黨弱化,因而民眾只能選擇消極支持安倍內閣。此外,日本左派則批評安倍的政策推進手法在社會上造成了國民的對立和分裂,給日本留下“負面遺產”。
      修憲“遺愿”
      安倍任內最大的政治目標——修憲問題,也在2019年7月的參議院選舉過后遭遇挫折。而自2012年執政以來,安倍關于修改憲法已發表過1216次言論。
      日本戰后的和平憲法是二戰后駐日盟軍總司令麥克阿瑟“幫助”日本起草的。美國的目的是制定這樣一部憲法,禁止日本重新武裝,防止日本再次成為美國的威脅,當然也防止日本成為鄰國的威脅。
      戰后的日本普通民眾也接受了這部憲法,因為他們不想重蹈戰爭的覆轍,使自己也再次成為受害者。戰后日本的大多數民眾都贊成和平主義,擁護和平憲法,這些構成了右翼勢力試圖修憲的最大阻力。
      在日本社會傾向于支持和平憲法的氛圍中,為何安倍卻執著于修憲?上海外國語大學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廉德瑰在給澎湃新聞的撰稿中分析道,安倍受右翼支持上臺,要滿足他們的修憲要求,也繼承其外祖父岸信介的修憲遺志,把修憲當做自己執政的第一政治目標。當地時間2019年2月10日,日本東京,安倍晉三出席大會并發表了講話,他重提修改和平憲法。視覺中國 資料圖

      當地時間2019年2月10日,日本東京,安倍晉三出席大會并發表了講話,他重提修改和平憲法。視覺中國 資料圖

      安倍曾說過:“憲法是規定國家理想和制度的,現在的憲法是日本被占領時期制定的,已經經過了近60年,應該對適應新時代的憲法內容進行積極討論,明確方向,盡早制定關于修改憲法的程序法案?!?br />
      日本最大右翼組織“日本會議”在安倍卸任當晚發表聲明稱,真誠希望下一任首相能繼承安倍的路線,積極努力實現修憲。
      然而,民意難違。時事通信社在安倍卸任前兩個月發布的民調顯示,69%的人反對修憲,相較一年前反對率上升超20%,即便是支持安倍的受訪者中也有過半反對修憲。日本社會反對修憲的態度越來越鮮明,要想實現安倍的這一夙愿也變得越發艱難。
      不僅僅是主張推動修憲,另一值得注意的趨勢的是,自民黨作為保守政黨長期執政,使日本政壇總體上呈保守態勢。安倍上臺后,參拜靖國神社、解禁集體自衛權、簽署《日美防衛合作指針》,都是日本政治加速右傾的表現。
      中國社會科學院日本研究所外交室副主任、研究員張勇此前對澎湃新聞分析稱,安倍執政時,想要做“戰斗型政治家”—— “戰”與“不戰”的區別在于敢不敢明確主張日本的利益。安倍的“戰斗型”具體體現在意圖擺脫戰敗國地位,謀求修憲、強軍,在安全問題上積極突破戰后禁區。
      安倍卸任后,以保守、右傾為主要特點的日本政治并未走到盡頭。日本政治右傾化演繹出一系列保守主張,會繼續潛移默化影響日本的內政外交。同時,保守化氛圍也讓該國的政黨政治脫離原有路線,表面上是多黨制,卻無法形成政黨輪換的機制。
      今年2月底俄烏沖突爆發以來,“核”議題受到全球關注,安倍的相關言論也再次掀起爭議。他在2月27日富士臺的一檔節目中表示,日本應該討論所謂“核共享”政策,即在日本部署并且共同運用美國的核武器。日本上智大學政治學教授中野晃一此前向澎湃新聞分析稱,“日本政府應該知道,這樣的討論在外交上沒有好處,安倍和維新會等右翼勢力只是試圖借機炒作?!?br />
      幕后“造王者”持續世代的影響力?
      安倍雖已在2020年8月底辭去首相一職,但他至今仍對日本政壇極具影響力。英國《經濟學人》雜志曾以“安倍晉三仍在日本舉足輕重”為題報道,引用安倍傳記《反叛者》作者哈里斯的看法說,“現任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不是日本的議題設定者,安倍才是”。
      安倍遇刺身亡恰發生在日本參議院選舉前兩日。對于岸田而言,7月10日之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只要贏下參議院選舉,他將迎來無國政選舉的“黃金三年”,意味著長期政權不是夢。選前數月,自民黨內其他派閥領袖也審時度勢,開始提前布局選后的權力棋盤,其中安倍晉三最為活躍。
      臺前,作為自民黨最大派閥“安倍派”的會長,安倍就日本外交、安保、經濟等多領域的議題頻頻公開發表見解,進一步集聚保守派勢力的支持。幕后,從5月開始,他便先后宴請自民黨副總裁麻生太郎、前首相菅義偉、前自民黨干事長二階俊博等黨內中樞,被政界人士視為著力鋪設“岸田包圍網”,力求穩坐“造王者”之位。
      據日本《讀賣新聞》報道,安倍派5月17日在東京一家飯店舉行政治獻金宴會,現場涌入約2800人。自民黨干事長兼派系“平成研究會”掌門人、前外務大臣茂木敏充形容,會場“仿佛是(自民)黨的全代會”。
      安倍卸任后舞臺不僅局限在日本政壇,也放眼于那些他曾苦心經營的外交關系。5月22日,美國總統拜登上任后首次訪日。期間和岸田文雄舉行美日領袖峰會;并與岸田、印度總理莫迪、新任澳大利亞總理阿爾巴尼斯召開“四方安全對話”(QUAD)。而這些會議討論的議程,更多歸功于并未出現在臺前的安倍。
      例如,日本承諾增加防衛預算,并呼吁美國重返亞洲的貿易協定,而這兩項都是安倍長久以來欲實現的目標。岸田雖兼任執政的自民黨總裁及日本首相,但自民黨現在仍受安倍影響。安倍目前領導的自民黨最大派系“清和政策研究會”(安倍派)兵強馬壯,共有94名參眾議員。
      另據日本媒體報道,這次訪日出席QUAD峰會的莫迪,5月24日還在東京一家飯店會晤安倍,旨在推動日印兩國交流。安倍在“退居二線”后的影響力可見一斑。
      不僅如此,安倍主張的基本戰略,現在依然是日本外交和安保大政的“預設值”。例如,日本應該加強美日同盟、強化本國的防衛、鞏固與其他國家的伙伴關系。
      正如美國智庫戰略暨國際研究中心(CSIS)資深副主席、曾任職于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NSC)的邁克爾·格林(Michael Green)在其新書中所言,安倍設定的“軌道”,看來很可能持續一個世代。
      但對安倍而言,“方向”雖已設定好,但日本尚未到達目的地。他希望日本盡量擺脫第二次世界大戰后的過去束縛,在本國的安保上更具自主性的夙愿尚未實現。安倍在接受《經濟學人》專訪時說,日本必須改變自己將軍事全都交給美國的態度,負起和平及穩定的責任,并在美日合作下達成。
      然而,安倍晉三在日本仍是一個兩極化的人物?!爸鞠蛭闯昃头艞壜殑杖鐢嗄c之痛?!卑脖对谛度问紫喈斕烊缡钦f道。而他的未竟之志,可能也是他在卸任首相后并未沉寂的原因之一。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怡清
      圖片編輯:施佳慧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安倍遭槍擊不治身亡,安倍遇刺

      相關推薦

      評論(43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戶端下載
      關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系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
      国产超碰人人爽人人做_欧美激情第1页_亚洲精品色婷婷在线影院_久久国产加勒比精品无码